内容提要:德庆县一是“山区”(典型的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山区县);二是“名城”(有名的岭南古郡,1996年被定为省历史文化名城)。这两个基本特点决定了德庆的县情。为使新编《德庆县志》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,一是在内容上进行“更新”(跟上一部县志比较);二是在编排体例上进行“创新”,增设几十篇“专记”;三是增设几百条“德庆之最”。 抓住特点,写出特色,是编好地方志的基本要求。

       关键词:地方志  地方   特色

 

有幸参与建国后第二部《德庆县志》的编修工作,因我是受政府返聘的退休人员,现已离开志书编辑队伍,又参与党史的编写。受县志办的委托,让我代表原编辑部发表几点意见,借地方志理论研讨活动的一角,谈谈一些粗浅的看法。

 

《总述》应该怎样写

 

德庆县志开篇的《总述》(有的志书也叫《概述》),其初稿是由主编欧清煜先生撰写的。他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,出版过好几部学历著作和长篇小说,其史志知识和文字功底可想而知。他写完此稿,编辑人员都提不出什么意见。然而在有市志办领导参加的研讨会中,一位资深人士指出:此文流于一般化,缺乏地方特点。

这尖锐的批评,让我们吃了一惊。因为当时主编病重,这改写的任务便落在我身上。我细读原稿,他是沿着这样的思路写的:历史沿革——地理资源——经济发展——改革开放成就······这种惯性思维,的确给人“千人一面”“千人一腔”的感觉。这批评非常中肯,一针见血,我深为佩服这批评者,不愧是志书的方家。

 我才疏学浅,忝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对编志工作是外行。编辑部顾问梁庆希先生是位“德庆通”,我请教他德庆有什么特点。他说德庆山多,地少,人穷。我受此点拨,总结出德庆两大特点:一是“山区”(典型的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山区县);二是“名城”(有名的岭南古郡,1996年被定为省历史文化名城)。这两个基本特点决定了德庆的县情:山区既制约了经济的发展,但对经济发展又提供了丰富的资源,改革开放为德庆带来无限商机;而历史文化名城,则是发展旅游业的一大亮点。境内山清水秀,景点众多,无疑是旅游业的亮丽名片。

抓住地方的特点,便不难写出有地方特色的文章来。

    改写的《总述》,也许在文采上乏善可陈,其深度也显不足,然而却是“本地首乌”(过去德庆以首乌闻名于世),是地道的“皇妃贡柑”,跟有名的四会柑是不同的。后来在有市志办领导参加的研讨会中,改写稿被认为“很有地方特色”,被通过便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 可见,抓住特点,写出特色,是编好地方志的基本要求。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正文后附录“专记”,是否必要

 

    笔者行文至此,心情很沉重:主编欧先生和另一编辑黄先生因病先后辞世。主编生前念念不忘的,是那几十篇“专记”,未能附录在正文后面,以至于“抱恨终身”。

按照主编和编辑部方案,为使新县志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,一是在内容上进行“更新”(跟上一部县志比较);二是在编排体例上进行“创新”,增设几十篇“专记”;三是增设几百条“德庆之最”。第一项和第三项已经实施,留待下面专门论述;独有第二项,因种种原因被否决,现在着重谈谈。

所谓“专记”,是指跟正文内容相同的又独立成篇的文章,短则几百字,多侧千字到二千字不等。附录专记,并非是编辑部的发明,翻开清光绪《德庆州志》,就在正文后附录各类独立成篇的文章80余篇,这是其一大特色,本届县志不过继其余绪而已。

例如,在《城市建设》专章,附录《德庆古城》短文,让后人“留住乡愁”,回忆德城旧貌变新颜的经历。又如,在《农田水利基本建设》专章,附录《1988年大桥联围抗洪抢险记》回忆录,让读者领略老前辈战天斗地的艰辛。再如,在《旅游》专章,附录《历代名人与三洲岩》专记,让世人认识三洲岩人文底蕴深厚的奇迹。

“专记”初拟编写80余篇,经过精选,拟录用50余篇。后来,在定稿的研讨会中,有的同仁认为是“蛇足”,没必要;有的认为还能“一刀切”,可保留部分;有的认为尚可录用,但不是附在正文之后,要设立专章,免得破坏志书的整体性。经过反复研究,编辑部以下级服从上级、少数服从多数的组织原则,作了最后处理。

结果,“专记”被砍掉40余篇,仅剩下10篇,以《文史辑录》之名,集中放置于书末的《附录》上。有的实在不忍割爱,如古代《康州八景》,便在《旅游》专章中作为一节。这样的处置,造成“专记”与正文内容的脱节,好像两者互不关联了,“专记”已经失去其应有的作用。

笔者垂垂老矣,仍关注方志事业。50余篇专记的原稿,全部保存于2009年印刷的县志样书上,不妨跟2013年正式出版的县志互为对照。孰是孰非,可以争鸣。

 

建国后出版的两部县志

 

县志应该写什么?怎么写?这是学术界一直在研究、争论的问题。1996年出版的《德庆县志》和2013年出版的《德庆县志》,其质量跟先进市县相比,也许有很大差距,但在如何保持具有地方特色这一点上,却一直是孜孜以求的。

德庆是全广东乃至全国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山区县,而其治理、技术措施乃至成效,又是全省乃至全国最显著的,首部县志把“水土保持”作为重点篇章介绍,这样就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。第二部县志则略去“水土保持”,而增设旅游业、精神文明建设、房地产等新篇章,这也体现了改革开放后的时代特点。

在志书的编排体例上,两部志书也各有特点。首部县志附设了《诗文辑存》《文告》和《历代修志纪略》等篇目。第二部县志则增设《德庆之最》,共有几百条之多,以增加县志的知识性、可读性和趣味性。

在志书内容详略的安排上,首部县志在记述《自然地理》专章中,从地质、地貌、气候、水文、土壤植被到自然灾害,资料翔实,内容宏富。而第二部县志在相同的篇章中,则把“环境保护”作为重点。这样,就凸现了各时期不同的特点。可见,地方特色和时代“精神”互相联系,密不可分。

我这篇拙文,也许观点不尽正确,仅作引玉之砖。